題目暫定為胡言亂語之何謂公平

# 杂文
发布时间: 2018年8月20日 (更新时间: 2024年4月15日)
1030 字 · 3 分钟

社會本身是不公平的,爭取的就只是相對公平,從來沒有絕對公平。劉少奇曾經講過:分配問題是長期性的問題,是社會主義社會的制度上產生的新的問題。——社會主義制度下的分配問題(一九五七年三月二十四日)

這也恰恰說明了這個問題不是現在才有的,而是長期以往的。難道只有社會主義是這樣嗎?你們忘記了資本主義的貧富懸殊了嗎?更慘!從那工資那一刻起,注定你和別人的差距。

有許多工廠、公司建了操場、運動場,說給員工福利,但是基層生產線的員工卻從來沒有機會去享受。為什麼?因為你不加班,去踢球,就沒有加班費拿;你不願意加班,別人願意,你就被炒魷魚,算是現代版「物競天擇」了,套用老闆們最喜歡用的一句“愛幹幹,不幹滾蛋。”

現實也總會給予你以耳光,讓你從夢裡醒來,因為衝動與暴力解決不了問題,反而會讓你自己受傷。

世界是這個樣子,走向任何一種極端都會加速系統瓦解,例如極端的共產主義或者極端的資本主義。 我們都很了解共產主義是如何引發人類的怠惰而導致自我毀滅(參見人民公社後的飢荒),但財產私有化的問題在歷史上也絕非罕見。仔細思考所有王國與朝代的末期,都是因為財產私有制度造成社會無法流動,出生在好家庭的人不需要努力就可以得到一切,出生在社會底層的人永無翻身之路。 說到底,極端的共產主義與極端的資本主義都是緊扣著「公平」這個概念。共產主義否定了人天生就有能力差異,讓努力又有才華的人得不到更多報酬,這是一種不公平;資本主義的末期則使努力又有才華的人無法出頭,這也是一種不公平。

你們這樣的對他們貼近他們,去 “幫助” 他們,試想一下,「基層」當中會有幾多個人,會認為別人希望改善他們的工作和生活條件,就是「看不起」他們? 很簡單的講,就是不認為「基層」是和他們有一樣的物質和精神需要的人,而是一種特殊的物種,一種供小資運動家們「保育」和「鑑賞」的對象。

這樣的「Rovolution」也好,「Movement」也罷,與原本的無產階級革命已經是背道而馳,不再是「消除工人們在資本主義下的生活困苦等境遇,提高生活、文化、技術水平,創造自己的經濟基礎」而是一種,認為「不憂慮前途,不貪心生計的人」才是「真·工人階級」,也正是這一種「基層」概念(認為只有小康的人才有能力作為國家和社會的先進力量,而非普通的「基層群眾」),證明了他們犯下了佛洛伊德式的錯誤,讓他們與社會主義、共產主意不再相關,而變成了一種左翼民粹主義。

而且這些,正是在上層階級和「基層」之間去扮演一種「支持正義」的祭司、「伸張社會倫理」的判官。